娛樂 > 正文

“哪吒”橫空出世 中國動畫片迎來新浪潮

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31日 16:56 來源:北京日報

  周南焱

  自春節檔之后,今年國產片集體表現平平,市場可謂相當沉悶,直到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橫空出世,口碑和票房炸裂。該片昨天總票房已輕松破10億元,也超越《大圣歸來》,創造國產動畫片票房新紀錄。更令人驚喜的是,從《大圣歸來》《白蛇:緣起》到如今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中國動畫電影走出了長期彷徨不前的低谷,硬生生闖出了一條新路,把傳統神話故事進行當代轉化,逐漸形成了一股中國動畫電影新潮流。

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哪吒是一個極為另類的形象,其割肉還母、剔骨還父的決絕悲情,與傳統孝文化有點格格不入。1979年問世的上美廠經典動畫片《哪吒鬧海》,片中哪吒行正義之事卻屢遭責難,最后揮劍自刎、舍棄肉身,依托圣潔蓮花重生,影片則賦予了這個角色反抗暴政、反抗父權的悲劇色彩。無疑,這部影片多少承載著特定歷史背景下的寓意。時過境遷,上美廠經典二維動畫已成絕響,如今再述神話故事,必然要有新時代的審美風格和價值取向。

 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對傳統神話故事進行了大膽改編,正反派不再涇渭分明,并融入了濃郁的親情和友情刻畫。片中的哪吒是一個缺少友愛、缺乏理解的熊孩子,與父親李靖的關系也不再緊張壓抑,而是父慈子孝,自然也沒有剔骨還父的經典情節。更重要的改編是,哪吒和龍太子敖丙也不再是簡單的敵對關系,兩人實質上是一體兩面,互為鏡像,惺惺相惜,建立了生死相依的友誼。與老版動畫片相比,這種改編讓故事的情感元素更豐富,也讓各個角色變得更加立體人性化。

  老版故事中的龍王、敖丙是暴虐狡詐的典型,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的龍族則頗為委屈,敖丙和申公豹跟哪吒本質上更是一路人,無奈活在他人的偏見當中,都有一腔郁悶之情。片中哪吒喊出的那句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看起來確實非常熱血。這種“逆天改命”的少年熱血形象設定,其實在動漫和游戲中很流行。但這種改編也使得哪吒不再有反抗強權、父權的悲情,而變成了反抗抽象的天命,影片也陷入了熊孩子歷經波折成長為英雄的好萊塢式商業套路。當然,套路敘事也沒啥不好,用好了恰恰很有效。

  《大圣歸來》塑造的頹喪孫悟空形象,《白蛇:緣起》塑造的許仙前世形象,以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塑造的熊孩子英雄形象,既源于傳統神話故事,但更多出自當代人的價值重構,尤其貼合中產家庭的審美趣味,贏得了當下主流觀眾的情感共鳴。這些動畫片中的視覺特效也很驚艷,不乏大開大闔的動作打斗場面,與過去的國產動畫片截然不同,更接近好萊塢合家歡動畫片。

  這些動畫片的導演和主創都是年輕人,與前輩動畫人不同,他們本來就深受動漫游戲、好萊塢動畫片的影響,現在把這些流行文化元素融入動畫片創作中,既不奇怪,也得心應手。告別前些年泛濫的老套、低幼國產動畫,把中國神話故事和動漫游戲、好萊塢式敘事及視覺特效結合起來,做出高度風格化的視覺大片,不能不說是國產動畫片一條成功的商業化路子。經過近幾年的摸索,國產動畫片已然崛起,不出意外的話,未來必有更多同類型動畫片問世。

(編輯:裴春梅)
關鍵詞:
时时彩返点稳赚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