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位置 >> 首頁 >> 視頻新聞 >> 正文

武漢“最后的修筆匠”:只為筆尖上的堅守

2019年09月22日 16:16 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
 
 
 

  【解說】曾幾何時,與文質彬彬、氣宇軒昂這些辭藻搭配的形象里,少不了整潔上衣口袋里,別一支閃著光亮的鋼筆。也許是命運的安排,如今鋼筆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,一同淡出人們視野的還有鋼筆修理工。

  【解說】在武漢市武昌解放路的一棟居民樓內,有一間不到4平米的修理鋪,今年63歲的汪俊年靠著父親傳下來的手藝,在這里艱難地守著修鋼筆的小店。這條街上,曾經還有三五家這樣的手藝店,但如今蹤影全無。

  【解說】記者9月21日在汪俊年的修理鋪看到,琳瑯滿目的貨架上擺滿了各種修理配件,小鋪子里除了汪俊年和他半米寬不到的工作臺就再無落腳之處。鋪子是汪俊年的父親傳下來的,到如今已半個多世紀,周圍的老街坊對他們父子相當熟悉,就算是搬走了,想修個鋼筆,還是會找回來。

  【同期】老街坊 張女士

  我們那個時候(修鋼筆的)很多,現在就不多了。像他這就蠻稀少了。有的是金筆,有的是人家送的它的紀念意義都不同。當時買的時候,有的東西(鋼筆)還是很貴的,你說丟了又可惜了,所以說讓他修一下就還可以再用。

  【同期】修筆匠 汪俊年

  有的是家里人留下來的它有紀念意義,他(們)不愿意換(新的鋼筆),在都有一定的歷史。現在外面有鋼筆賣,他(們)不要(買新的),他(們)非要覺得有紀念意義,不愿意換。

  【解說】“英雄”“派克”“永生”“金星”……這些在歲月深處,漸漸無從打撈起的鋼筆名字,躺在汪俊年的工具箱里。汪俊年在工作臺前,一手握住鋼筆,一手握住修理工具,凝視著指頭夾住的筆尖。尖端的縫隙寬一絲,字跡就粗一分,縫隙窄一絲,字跡就細一分。看上去,修理鋼筆不過是對付幾個簡單的零件,但對汪俊年,足夠的耐心和細心,卻要幾十年的功夫。

  【同期】修筆匠 汪俊年:一般都是筆頭子壞了,再就是汲水的容易壞,再就是中間的接口容易破損。就這幾個方面。有的(零件)要換,有的(零件)跟它粘一下,再筆頭子壞了非要換,壞了就要換。

  【解說】汪師傅說以前修鋼筆是個很緊俏的職業,人們人手一只鋼筆,掛在胸口的口袋里非常時髦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現在使用鋼筆的人越來越少。

  【同期】修筆匠 汪俊年

  那時候一般的人還用不起鋼筆,那除非是一般的老師干部才能用,那有時候掛個鋼筆還是算是蠻(有身份)的。現在用的人都沒有了,現在基本上就是學校的老師學生,練書法就用下子鋼筆。

  【解說】一元錢、兩元錢、三元錢……微薄的修理費如今更像是一種簡單的問候。對于鋼筆,汪俊年的堅守里,有一個手藝人的倔強。

  記者鄭子顏湖北武漢報道

 
 
 
  編輯:裴春梅   
时时彩返点稳赚计划